曹保印的个人空间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caobaoyi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保印说国民性:中国人的无礼

2014-03-02 23:24:3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645 次 | 评论 0 条

中国人的无礼

(《保印说国民性》)

曹保印

导读:如果我们以粗野对粗野,以暴力对暴力,以不文明对不文明,我们遵循的逻辑规则是不是流氓规则呢?如果中国人想要追求素质,想要追求一种高尚的礼仪,就必须要和土豪决裂。如果一个民族以整天和土豪做朋友为自豪的话,这个民族是堕落的、可耻的,也同样是没有未来的。

   诸位老少爷们,欢迎继续收看《保印说国民性》。

在本期《保印说国民性》中,我给大家谈一谈“中国人的无礼”。2月27日,泰国的一家媒体发表了一篇报道,报道说:在泰国清迈的市民中,(泰国)清迈大学社会学研究所调查了2200多人,调查什么呢?调查泰国人对中国游客的看法。结果,这2200多人中,80%的人认为中国人无礼,言行举止非常粗野,在很多的公共场所,不要说礼仪,连最起码的素质都没有。

受访者们认为,中国游客给当地社区带来了麻烦。他们称,中国游客吵吵闹闹,拒绝排队,喜欢推搡,在公共场合抽烟,连基本的卫生都不讲。受访者抱怨称,中国游客还随地吐痰、乱扔垃圾。此外,中国游客在旅游景区、公共场所甚至大学校园里都不遵守规定。

   48%的受访者表示,当地人并没有因中国人带来的旅游业兴旺而动容。38%的人表示,中国游客涌入会带来犯罪问题;30%的人表示,中国游客会给他们的整体生活质量带来负面影响。

由此以来,泰国旅游区的老百姓对中国的游客极为厌恶,认为这些蜂拥而来的中国游客不仅没有为当地的生产和生活秩序带来更好的这一面,反而对当地的生产和生活秩序造成了很大的破坏,包括泰国清迈在内的一些城市的泰国人,就认为宁愿不要中国的这些游客进来。由于中国游客不文明的举止,来自其他国家的高品质游客人数有所减少。

看了这个新闻,我非常感叹,连泰国都已经看不起我们这样一个所谓的泱泱大国了,这对当今的中国人来说,是不是一种巨大的耻辱呢?说中国人的无礼,我们从泰国的这个报道,事实上可以看到,中国人的无礼已经无礼到了从国内飘洋过海,不仅在自己的国土上无礼,而且到别人的国土上也是如此无礼。

那么,中国人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无礼的或粗野的民族呢?是不是中国人从古以来都是这样的一副流氓的嘴脸呢?

   我们来看一下,在中国的古时候,人们是怎么样讲究“礼”的。我先讲一个故事吧。古到什么时候呢?三皇五帝。大禹治水时,有一次他到了一个地方,发现这个地方的老百姓人人都不穿衣服,裸体。于是,大禹也赶紧脱了衣服。大禹的手下人就问他,您为什么要脱了衣服呢?大禹说,你懂了吗,这叫做入乡随俗。“入乡随俗”,事实上是对他所到那个地方的人们的尊重。因为既然到了别人的地盘上,那就要按照别人的规则去生活。这就首先要对人家的风俗表现出最充分的尊重,所以大禹就脱了自己的衣服,也光起了屁股。


有人说,大禹这个事情过于缥缈了,当时还没有文字记载呢,只是神话传说而已。好,那我再讲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春秋战国时候,有一个人叫宋襄公。宋襄公当时所在的宋国,就是我的老家河南商丘。当时的宋襄公和楚国打仗,我们说打仗当然要追求赢了,在我们看到的很多关于战争的影视片中,尤其是关于抗战和内战的战争片中,杀人如麻者是英雄,讲究偷袭取胜者是英雄,趁敌人不妨攻其不备者是英雄,把敌人杀得片甲不留、血流成河是英雄,但是在春秋战国的宋襄公那里,这些不仅不是英雄的行为,而且是极为耻辱的行为。

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当宋国和楚国开战,宋国排兵布阵,将士们都准备好了,要跟着襄公大打一战。而这个时候的楚国人呢,要渡过河才能和宋襄公大打一仗,结果就在楚军渡河的时候,有人对宋襄公说,咱们是不是趁着这个时候迅速出击?这些楚国士兵正在渡河啊,咱要是出击,十有八九咱得赢。

   襄公说,不行。为什么呢?因为按照战争的规则,我们不能够攻击那些还没有排兵布阵的人。不仅如此,真打起来时,我们也不能够去伤害那些已经负伤了的人,头发已经花白的人,我们同样不能攻击,诸如此类的“不能打”倒比“能要”还多。

   这个就是当时的一种礼。所以,楚国的士兵还在渡河时,如果袭击他们,那就不符合战争规则,不符合礼仪,于是宋襄公就等到楚国的士兵渡过了河,排兵布阵完成之后,两国才擂鼓开始作战。要知道,当时宋襄公的士兵,无论是从数量上还是从质量上都比不过楚国,楚国是大国,宋国是小国啊。战争的结果可想而知,宋襄公大败而归。第二年,宋襄公就含恨在去,但是宋襄公的这种做法,在史书中却被记载成了英雄行为。大家都觉得宋襄公这样做真正体现了贵族精神,真正体现了对礼的无以复加的尊重。当然,宋襄公在当代人眼里是一个窝囊废,一个愚蠢至极的人。毛泽东在他的著作中就对宋襄公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说他是迂腐透顶,正是毛泽东的批评,让全中国人都以宋襄公为耻,把宋襄公当成了一个大大的笑话。


   我记得,当年我在学习这篇课文的时候,因为知道宋襄公所在的宋国就是我的故乡商丘,就感觉太丢人了!我们的祖宗怎么会这样子窝囊废呢?怎么能这么迂腐不堪呢?但是,当我看到了中国社会礼崩乐坏的时候,人人都像流氓一样的嘴脸的时候,我真的为宋襄公感到骄傲。你想,那是什么样的危机时刻,而他居然还能够遵守这样的规则!在他的眼里,战争的胜负不重要,一个人是不是遵守规则,是不是讲究礼仪才是最重要的。礼,在宋襄公那里,高过了自己的生命。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荣誉,所以,春秋战国时候,无论是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在战场上,人们都得讲究礼尚往来。这种礼尚往来,有时候甚至到了让我们不敢想象的地步。比如说,一员大将,如果在作战中碰到了自己的敌手的国君,这个时候他就不能攻击国君,而是要向他施礼。你可以想像一下,这那里是打仗啊,分明就是君子和君子之间的游戏,分明就是贵族和贵族之间的文明决斗。我们看,礼仪在春秋战国时候体现得是如此辉煌,而那个时候的人们,无论是精神状态还是言行举止,无不是清新而又刚健,无不是清澈透明而又光明磊落。这样的人格和修养,对今天的我来说,真的是难忘其项背。

   我们总是说自己是礼仪之邦,中华民族是讲究礼的。可是,这个“礼”真正存在于什么时候呢?我们看,在秦始皇之后,人与人之间还有这样的“礼”吗?到了明朝和清朝时,人们之间又有这样的“礼”吗?而当今中国,虽然说很多人的口袋慢慢鼓了,但无论是在自己的家庭还是在公共场所,有多少人“礼质彬彬”地开展人际交往呢?就算是在网络社会中,恐怕我们也还是野蛮粗野。比如,当一个人对某一个问题发表意见,反对者不是用一种理性的、礼貌的、文质彬彬的态度,来发表自己的观点,并和对手做文明的辩论,而往往是对他人实行人身攻击,各种的污言秽语把网络变成了屎尿横流的公共厕所。

   现在,很多人对这样肮脏的网络充满了厌恶。说实在话,当我看到很多人在我的微博、博客上面,留下粗言秽语的时候,我也是感觉到巨大的悲哀。我们的礼仪在哪里呢?如果你不同意对方的观点,为什么不可以有理、有据、有节地展开文明辩论呢?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一个例子,就是前一段时间东莞扫黄,扫黄之后呢,山东的一家媒体对扫黄做出了一系列评论。在其中的一个微评论中,它在评论东莞扫黄事件时说,扫黄之后很多网友说“东莞挺住,东莞加油”,这些网友这样说简直是“傻逼”。在这个短短的微评论中,我看到了好几个脏话脏词,于是我就在后面跟了个帖说:你可以不同意一部分网民的观点,也可以批评,但是,当你用污言秽语来批评的时候,你本身的做法已经是不文明的,已经是粗野的,已经是和那些说出粗野粗鄙话的人同流合污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再去批评别人呢?

   我发了这样的评论之后,结果我是完全没有想到,相当一部分网友又像泼妇骂街一样开始了骂我。我看了以后,感到无限悲哀,难道这就是我们中国人对待不同观点的态度?如果我们以粗野对粗野,以暴力对暴力,以不文明对不文明,那么我们遵循的逻辑规则是不是流氓规则呢?这种流氓规则一旦在社会上横行,是不是我们的这个社会就成了流氓称“王”的社会呢?

   因此,当我看到泰国媒体对中国游客做出这样一个调查结果的时候,那真是感觉羞耻啊。人们都说“仓廪实而知礼仪”,我们现在的仓廪已经非常实了,腰包里的钱应该多了,所以无论是去泰国还是去欧洲,反正是去任何一个国家,我们花起钱来那叫一个大手大脚啊!哪怕是在法国非常高档的百货商场,比如老佛爷,中国人买起东西来,让欧洲的富豪们也嗔目结舌。中国人是有钱了,可是在有钱的同时,我们的素质提高了吗?在有钱的同时,我们的礼仪提高了吗?我们做到了最基本的礼貌了吗?

   事实上,当这些中国人大包小包出现在欧洲的时候,当大笔的现金砸在柜台上的时候,给外国人留下的是什么印象?这就是一个暴发户,这就是一个土豪,甚至这就是一个流氓加劫匪。你洗劫了别人的商场。在外国人的眼里,中国人这样做不是买东西,而就是洗劫。这种给别人钱,别人还厌恶你、鄙视你,这就是礼仪之邦的“邦民”吗?是不是太名不符实了呢?


   有人就会问了,为什么我们历史书上写了我们是礼仪之邦,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却成了一个流氓之地?原因究竟在哪里呢?原因事实上并不复杂,只有两个字,那就是“专制”。

   正是有了这种专制,让人不再是人,让人所关注的不再是自己灵魂的高贵,而只是对于物质的无穷无尽的追求。人活着,不是为了一份尊严,而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肉体能够无穷无尽去消耗更多的物质。人活着,不是让自己的精神站在高贵的位置上,而是有奶便是娘。你只要给我钱,只要给我色,你要我当狗都可以。这样的一种行为方式,事实上并不是在当今的中国才出现,而是从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就已经出现,而且是每况愈下,一朝比一朝更加的恶劣。

   在春秋战国时候我们看到,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只要“知我”,我就可以为你死。而现在呢?有多少人真的敢说出来“士为知己者死”呢?大多数是人为财死。为了追求无穷尽的财富,我们可以把我们的美好山河变得满目疮痍;为了追求无穷尽的财富,我们不惜把故乡的、母亲一般的河流,变成一条条毒液横流的、像地狱的河流一样的污浊的河流;为了追求无穷尽的财富,兄弟之间互相残杀,父母和子女之间互相残杀,在我们身边发生的那些法制新闻,无一不是在争夺金钱,争夺利益。利益就像魔戒一样,让屋檐之下的家不再是家,而是一个战场。这些金钱的利益,让兄弟姐妹之间、父母和子女之间,不再是你爱我我爱你,而是你恨我,我恨你,你提防着我,我提防着你。

   如此发展下去,我们怎么可能会具有礼仪呢?而在这种恶斗之中,最终能够取得胜利的,就不是那些遵守礼仪的、具有贵族精神和高贵品格的人,而往往是那些流氓嘴脸的人。因为只有流氓才可以不择手段,为了达到目的,所有卑劣的东西都可以用上,因为他是以赢为最终目的,而不讲究怎么赢。可是,怎么赢得光明磊落,恰恰是人类文明中最重要的礼仪和规则。

   所以,当我们考察秦朝以后的中国历史的时候,你会发现人们之所以不再讲礼仪,那就是因为在人们的头上始终是高高在上的皇权,皇帝是普天之下所有人的爹,所有人的一切努力都是在为爹服务,爹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也就是“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臣就成了君主可以任意剥夺生命的可怜虫。而在秦朝之前,无论是春秋战国还是夏商周,你看看有多少人真的像秦朝以后那样“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呢?没有。我们看孟子是怎么说的,“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也”。如果你做君王的看不起我,对不起,那我也同样看不起你,不但看不起你,而且我视你为我的仇人。也就是说,“君若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这是一种追求完全平等和自由的精神。无论你的地位有多高,你和我,我们是平等的人。我虽然是为你服务,但是你必须要尊重我,因为你统治的江山,也是在为我服务。

   孟子的这种精神到了今天的社会中,我们有多少人还敢去这样做,还敢去这样说呢?在一个社会中,只有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并且努力追求这种平等,才有可能去讲求礼仪。否则,这种礼仪是断然不会出现的。为什么中国人到了泰国就可以如此不讲礼呢?那就是因为自以为自己是土豪,自以为金钱可以决定一切,所以我不排队又如何,我随地吐痰又如何,我在公共场所大打出手又如何?就算是我粗野,你不还是得服侍我吗?你要是服侍我,我就是爷,你就是孙子,因为爷有的是钱。

   这样的一种态度到了泰国这样一个信仰佛教的国家,追求人与人平等的国家,你能够让人家看得起吗?所以,就像我一开始说的,连泰国人都已经看不起中国人了,并且80%的泰国人认为我们是一个不讲文明的、举止粗野的民族,我们还有什么资格或者还有什么脸面,去骄傲于自己的幸福,去骄傲于自己的富强呢?事实上,你的幸福是一个非常可怜的幸福,而且这个幸福是连动物都不如的最低级的幸福,因为你没有一颗高傲的心,而只有一个高额的存款。

   而事实上,无论你有多么高额的财产,你永远换不来一颗高贵的心,所以我们中国人才会落得这么样一个形象。而泰国的这一份调查,调查中所暴露出来的这些问题,不恰恰是我们中国人国民性中的劣根吗?这种劣根就像我之前所说的,它的根源就是专制。很多中国人认为金钱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追求,至于人格的平等,至于灵魂的高贵,全部荡然无存。在高贵的灵魂和高额的存款这一架天平上,高额的存款永远是重于高贵的灵魂。这样的一个国家,这样的一个民族,那是没有未来的。如果我们不能够改变,在这样一个国土之上,我们眼中所见的都只是流氓而不是绅士,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所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流氓行为而不是绅士行为。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处处都是流氓和流氓言行的社会之中,你的幸福从哪里来呢?如果一个人不能够拥有一个灵魂,真正感觉到高贵的幸福,那么,你又能够真的说自己是人吗?所以,当我们看到我们的这些不文明言行的时候,就不能够简简单单地做道德的评价,认为他是一个低素质的人,他是一个没有道德的人。试想想,如果仅仅只是提高道德水平,仅仅只是开展一些以知识性为主,以应试为主的教育,怎么可能真正提高人的素质呢?怎么可能让人变的有礼有节呢?

   我们必须要看到,在今天的中国社会中,专制依然是无所不在的空气,它无所不在地控制着我们的大脑,控制着我们的灵魂。所以说,普通百姓见面了官员才会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才会觉得在今天这样一个社会中做公务员才是有面子的事,当官依然是无数人的追求。一个家庭,它的地位之所以高,是因为有做官的,而不是有读书人。当一摞存款和一摞著作放在一起的时候,著作完完全全变成了一缕青烟,一丁点儿的分量都没有,而这一摞存款呢?则可以受到人的充分尊重。

   这就是我为什么在上一期节目中说,如果我们中国人想要追求素质,想要追求一种高尚的礼仪,那么就必须要和土豪决裂。如果一个民族以整天和土豪做朋友为自豪的话,那么这个民族是堕落的、可耻的,这个民族也同样是没有未来的。我之所以要做《保印说国民性》这样一个自媒体节目,就是希望大家能够看到自己身上更多的劣根性,并且去反思这些劣根性的来源。

   通过这种反思来改变我们的国民性,让我们中国人真的是可以坦坦荡荡地做一个人,做一个有高贵灵魂的人,做一个追求自由的人,做一个视自己的荣誉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人,做一个脊梁挺直的人,做一个骨头铮铮作响的人,做一个无论我们到了世界上哪一个角落,都是受到尊重的人。恐怕只有到那个时候,我们才能说,我们的国家是一个大国,我们的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离开了这些谈大国,谈伟大的民族,那都是自欺欺人的精神胜利法。所以,我们不必去嘲笑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的精神胜利法,事实上现在很多中国人的价值观就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因此我才会说,相当多的当代中国人,其实都是阿Q的子孙。

阿Q他没有死,他依然活着,而且活得很滋润。因此啊诸位,当我们再想想别的国家的人对我们评价的时候,我们是不是真的该好好做一个反省了?反省一下我们国民性中的劣根,让自己能够成为一个真正有荣誉的人,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有灵魂的人,不要因为过于去追求金钱,而把自己的灵魂远远地落在了身后,甚至压根就忘记了自己还曾经有着灵魂。

那么,就让我们好好反省吧,让我们真正做一个有灵魂的人,当我们的金钱鼓起来的时候,也让我们的灵魂饱满起来。只有这样,只有做到了一个有礼的中国人,我们才是真正的、有力量的中国人。当我们的整个民族都表现得非常有礼节的时候,这样一个礼仪之邦,才真正可以在这个世界上绽放出它的光辉。

好,谢谢大家收看今天的《保印说国民性》,咱们下一期接着说。谢谢大家!

http://3g.k.sohu.com/t/n16621313

泰媒:讨厌中国游客素质太低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保印说国民性:中国人的规则(1)      下一篇 >> 保印说国民性:​中国人的温顺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CAOTV观点保真

曹保印,CAOTV创办人兼主持人,知名作家,《新京报》传媒研究院总监、《新京报传媒研究》执行主编,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兼任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30家媒体特约评论员。《中国法庭》《微言大义》《名人面对面》等节目主持人。著有《直击中国教育底线》《左手历史 右手现实》等近40部作品, 中国十大最有影响力新闻评论员,曾荣获冰心儿童文学奖图书奖。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