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保印的个人空间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caobaoyi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保印说国民性之三:中国人的规则

2014-03-02 23:31:3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761 次 | 评论 0 条

中国人的规则(1)

(《保印说国民性》)

 

曹保印

 

导读:无论你有什么样的目的,无论你有什么样的诉求,当你实施的时候,都必须要遵循三个最基本的规则:文明的规则、法制的规则、生命至上的规则。否则,无论你身处于哪一个民族,无论你信仰哪一种宗教,无论你希望达到什么目的,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拥有了下地狱的资本,而不是拥有了上天堂的资本。视频http://m.v.qq.com/page/y/n/l/y0126dohanl.html



诸位老少爷们,欢迎继续收看《保印说国民性》。

在本期节目中,我要跟大家谈一谈“中国人的规则”。

中国人讲不讲规则?讲什么样的规则?他们觉得什么规则才是好的规则,什么规则是不屑一顾的规则?在录制这一期节目的时候,也就是2014年3月2日,在云南昆明发生了一起恐怖袭击事件,十多名歹徒手持利刃,在昆明火车站制造了一起血案。他们长刀所指不是比他们要强的强者,而是手无寸铁的无辜平民。这伙暴徒身着统一的服装,一路砍来,无论男女老幼。截至录制这一期节目的时候,已经造成29人死亡,143人受伤,其中73人重伤。应该说,这样的一起恐怖袭击事件,已经突破了人类文明的底线,突破了法律的底线,也突破了整个世界对于恐怖袭击容忍的底线。所以我们看到,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就对这一起恐怖袭击事件给予了谴责。

我们说,对于恐怖袭击事件,特别是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事件,无论怎么谴责,无论怎么打击,都不为过。为什么?因为你没有遵守最基本的规则。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之下,无论你有着什么样的诉求,都不会有人愿意听;无论你有什么样的目的,通过这样一种袭击平民的暴力,都绝不可能被支持,更不用说达到。无论你曾经有过什么样的命运,当你的武器指向的只是无辜平民的时候,那么你都不可能得到理解和同情。



因此,我们说,规则是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必须遵守、必须敬畏的东西,那些破坏规则者,最终是为自己埋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地雷,为自己挖下了一个又一个的陷阱。我们说,在古时候的战争中,就算是在战场上,人们也严格执行规则。比如什么规则呢?对负伤者不重伤,也就是不第二次伤害。对于老人、孩子、妇女和与战争无关的农民、商人一概给予保护。因为战场上的战士们相信一个规则,那就是真正的英雄是挑战强者,而不是欺凌弱者。那些只会欺凌弱者,而不敢挑战强者的人,无论他们做出什么样的行为都不是英雄的行为,而是懦夫的行为。

不仅仅是在中国古代遵循这样的战争规则,就是在同时代的欧洲国家,也同样遵循了这样的规则。骑士们对于农民、商人、传教士、妇女和儿童一概是实行保护的。对于俘虏也同样是施行保护的,这种保护事实上就是遵守了人类文明和人类伦理的最基本的规则。因为他们知道,战争不是目的,而让整个人类幸福,让自己所在的那个民族和国家幸福,这才是真正的目的。既然是为了追寻这样一个目的,那么就不可以滥杀无辜。凡是滥杀无辜者,无论他们曾经取得过什么样的武功,在历史的典籍之中,他都不会留下好的名声。因此无论你是谁,假如你对平民百姓施以暴力,假如你欺凌弱者,那么你永远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种对规则的遵守和敬畏,才是真正推动我们这个社会进步和发展的力量。所以说。无论我们有什么样的利益诉求,无论我们希望达到什么样的目的,都必须要遵守三个最基本的规则。

第一,文明的规则。

第二,法制的规则。

第三,生命至上的规则。

什么是文明的规则?既然是文明,当然是区别于野蛮。野蛮就是丛林生存,弱肉强食。它不讲究什么规矩,只要我能够打过你,我就会吃了你,而人不是这样,因为人不是野兽。所以说,人无论是在发生冲突的时候,还是在发生大规模的冲突比如战争的时候,也一定会遵守文明的规则。什么样的人是你的对手,什么样的人是你屠杀的对象,什么样的人可以杀,什么样的人不可以杀,都有非常严格的规则。比如,在战场之上,你什么时候可以向敌人发动攻击,什么时候不可以向敌人发动攻击。

事实上,在世界古代的战争文化中,这些规则多数得到了很好的遵守,因此人类的文化才能够发展到今天。而后来呢,这种规则被打破,于是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文明悲剧。一旦文明被破坏,我们将陷于丛林社会,每一个人都将会身处危机四伏之中。你的生命没有办法得到保障了,更不用说幸福。

所以,我们中国人曾经是非常讲求规则的,那些灵魂高贵的人也非常讲求文明规则。只有这样的遵循规则,你的诉求才能够真正被人尊重,你的胜利才能够真正成为荣誉。

其次应该遵守法制规则。在任何一个社会中都会有法制,因为法制是社会秩序的必然保证。法制又是人们道德的底线,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能做,我们都必须要唯法是从。当然,法有恶法也有良法。对于恶法,你可以不遵从,但必须要通过文明的方式来修订恶法,而不能够用恶的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因为你用恶的手段制定出来的所谓法,所谓规则,它同样是恶法,恶规则,也就是说,以恶治恶达到的结果必然是更大的恶。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必须要有这样一个法制的观念。无论是国内法还是国际法,它都有一个最基本的精神,那就是人至上。你的国土再大,如果在这个国土上生活的人是没有尊严的,是没有幸福的,是没有法制保障的,那么,要这样的一个国,又有什么意义呢?

再则就是生命至上。生命至上是一个最根本的价值观,我们为什么要建立人类社会,我们为什么要制定这样那样的规则,为什么要组成国家、政府、民族?不就是为了让人活得更有尊严,更有价值吗?假如说,我们追求的某一个东西,不能够保障人的尊严,不能够保障人的幸福,不能够保障人在这个世界上的价值呈现,那么,我们做这些东西又有多少真正的意义呢?那些不遵守规则的,尤其是那些践踏生命者,他们永远上不了天堂,而只会下地狱。

生命至上原则,不仅体现在各个国家的法律法规中,也体现在各个民族的宗教信仰中。除非那些邪教,真正的宗教信仰中,我们看到有多少宗教是提倡杀生的呢,又有多少是提倡滥杀无辜的呢?看过《西游记》的人都知道,唐僧经常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慈悲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照灯”。如此尊重生命,他最终取得的东西,也就是“真经”,才是真正有价值的,才是真正让人尊重和信仰的。

所以,我就想说,无论你有什么样的目的,无论你有什么样的诉求,当你实施的时候,都必须要遵循这三个最基本的规则。否则,无论你身处于哪一个民族,无论你信仰哪一种宗教,无论你希望达到什么目的,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拥有了下地狱的资本,而不是拥有了上天堂的资本。

说到这里,我就要忍不住感叹,在文明规则、法制规则和生命规则面前,我们中国人做到了多少?可以说,秦朝之前的中国人很好地执行了这样的规则,虽然当时的文明和现在相比似乎不够发达,但是当时对于生命的敬畏感,恐怕远远超过了今天。可是,为什么中国人的这种规则意识如此淡漠了呢?特别是对生命敬畏。恐怕还是和专制有关,还是和那种一人独霸天下、唯我独尊的价值观有关。

我们看秦朝统一六国的时候,它屠杀了多少无辜的百姓,仅在长平之战中,就坑杀了多少投降的士兵。这样坑杀士兵的做法,就是颠覆和挑战了当时作战的文明规则,就是绝不伤害俘虏。秦始皇的长平之战,包括后来的焚书坑儒,可以说他是罪孽深重,而正是这样一种屠杀,正是这样一种对于文明和生命的完全蔑视,造成了中国人越来越没有骨头,也越来越不遵守那些高贵的,同时也是最基本的规则。这样一种大规模的屠杀,从秦朝开始一路杀下去,一直在我们中国的历史上源源不断,层层加码。



元朝的蒙古骑兵制造的一个又一个屠城惨案,在历史上书我们大多见过。比如在南宋和元朝作战的时候,很多史书记载说,中原变成了一片荒野,真正是千里无人烟,万里无鸡鸣。这种屠城造成的最大恶果,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真正文化源头被生生切断。中国的文化精英在这样的一场场屠杀之中,不仅仅断了骨头,断了人头,而且连文化的命都没有了。为什么在元朝之后,我们再也看不到唐诗的恢宏,宋词的优美,而只剩下循规蹈矩的元小令,以及小杂剧呢?虽然元杂剧有着它的文学地位,但是这些杂剧的艺术价值究竟有多高呢?更重要的是,这种大规模的屠杀,造成了人们对于生命的不敬畏,无论是当朝的皇帝还是平民百姓,在大家眼里,生命似乎都如草芥一般。

清朝在建立自己的帝国时,也同样实行了大规模的屠杀,所谓“留发不留头”,也同样是一个城池、一个城池地屠杀。这种大规模的屠杀,也同样造成了我们文化的进一步断裂。中国辉煌灿烂的古代文明从此堕落了,中国人从此成了野蛮人,而不是我们所津津自豪的文明人。这样一种恶的文化源流,一直流到了今天。很多中国人对文明的规则不屑一顾,在一些人眼里,不讲规则才是规则,潜规则才是规则,黑的规则才是规则。至于让我去敬畏生命,让我去推己及人地尊重他人,让我去通过文明的方式达到诉求,对不起,统统扔掉了,我是有奶便是娘。

可以想象,也正是这样一个不讲究规则的暴力文化的价值观,才会造成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出现一起又一起悲剧。人们迷信暴力,不相信文明和文明的对话;人们相信搏斗,而不相信博弈;人们相信战争,而不相信谈判;人们相信白刃相向,相信刀把子,而不相信笔杆子。如此一来,大到云南昆明的恐怖袭击事件,小到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发生的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大到政治的诉求,而施之以暴力;小到为了个人的恩怨,而报复社会,无不暴露出破坏文明规则的暴力之恶。厦门公交车惨案、贵阳公交车惨案,以及前几年发生的屠杀幼儿园孩子的惨案,无一不是这种暴力的体现。所以,当我们将这些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你才会发现,正是因为我们不遵守规则,不敬畏规则,才使人开始迷信暴力。这种暴力最终带来的是什么呢?那就是以暴易暴。

因此,我多么希望,我们中国人能从一起又一起这样的血案之中,能从一页又一页的历史典籍之中,看到一个最基本的规则,那就是敬畏文明、敬畏法治、敬畏生命和敬畏人性。只有这样的规则遵从,才可以使我们成为伟大的民族,才可以使我们成为高尚的人。一个不相信武力、只相信文明的民族,无论它是什么样的民族,它的诉求都是值得尊重的;反之,一个只相信屠杀的,一个只相信暴力的,一个只相信用自己的刀剑指向无辜百姓的民族,无论他的诉求有多么的正当,这都是野蛮的。所以,我敬告那些不遵守规则的人,如果今天你不遵守规则,那么你带来的将会是无边的苦海;如果你相信了规则,敬畏了规则,一切按照规则出牌,也许你的付出会更多,但是你的收获也会更多。

因此,让我们把搏斗换成博弈吧,让我们把刀把子换成笔杆子吧,让我们变战争为坐下来谈判吧,只有这个时候,我们才能慢慢活出一个文明的民族来;也只有这样,我们的社会才能真成变成一个文明的社会,一个春天即将到来的、万物复生的社会。

好,谢谢大家收看今天的《保印说国民性》,咱们下一期接着讲。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保印说国民性:​中国人的贱骨头      下一篇 >> 中国人的潜规则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CAOTV观点保真

曹保印,CAOTV创办人兼主持人,知名作家,《新京报》传媒研究院总监、《新京报传媒研究》执行主编,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兼任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30家媒体特约评论员。《中国法庭》《微言大义》《名人面对面》等节目主持人。著有《直击中国教育底线》《左手历史 右手现实》等近40部作品, 中国十大最有影响力新闻评论员,曾荣获冰心儿童文学奖图书奖。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