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保印的个人空间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caobaoyi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中国人的气度

2014-03-10 13:49:2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0402 次 | 评论 0 条

中国人的气度

(《保印说国民性》)

曹保印

导读:中国人的气度上升期脉络十分清晰:倡导思想争鸣,性开放,民族融合,集体讨论和公众听证,容忍批评政府乃至批评皇上本人。如果能一路稳步上升,我真的不敢想象,今天的中国人会伟大成什么样。但很遗憾,在中国历史的三峡中,中国人的气度很快急转直下,一种败坏下去,烂到不可收拾。


各位朋友,欢迎继续收看《保印说国民性》。

在本期《保印说国民性》中,我为大家来讲一讲“中国人的气度”。

中国人的气度究竟怎样呢?我们是有一个恢宏宽容的气度呢,还是有一个狭隘的、小人般的气度呢?我们且来瞧一瞧中国人究竟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关于气度的历史。

中国人的气度上升期

中国人的气度曾经一度处于上升期,一朝比一朝上升,可以说一朝一个台阶,让中国人慢慢地就活成了一个伟大的民族,中国人的气度也慢慢地显得气宇轩昂。

倡导思想争鸣的宽容气度。中国人的气度在进入上升期时,呈现为倡导思想争鸣的宽容气度,最典型的就是百家争鸣。我们后来的所谓“百花齐放”,仅仅只是一个宣传口号,实际上从来没有开放过百花,而只允许开放一朵。但百家争鸣不一样,百家争鸣真的是各种思想流派在纷纷诞生之后,通过各种博弈、辩诘、辩论等,达到思想的升华和思想的融合。虽然各种流派之间,有一些流派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但是大家只是在思想上对话,而从来不采取暴力或者是政治暴力的手段,去打压这样那样的别一种思想。相反,当时的国君们反而珍视这些思想家们,无论你有什么样的思想,我都可以拿来为我所用。因此,在中国人的气度上升期中,百家争鸣就成了整个气度的源流。假如没有百家争鸣这样一个时期,没有这样一个宽容的气度,我们中国人活到今天,绝不可能表现得像现在这个样子,虽然我们现在的样子也并不怎么样。


张扬性美好的开放气度。中国人的气度再上升一点,就是张扬性美好的开放气度,这个气度体现在《诗经》上,可谓最典型。有一句话不是说吗,“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也就是说,在《诗经》三百首中,不论有多少情色或者是色情的描写,甚至直接的性行为描写,大家心里都没有邪念。因为,当时的中国人认为,性是自然的,是美好的,是真实的,所以性完全可以是开放的。当时的中国人并不认为性是假恶丑的,而认为性是真善美的。因此,《诗经》第一篇就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什么诗啊?这就是求爱诗,这就是求偶诗。求之不得怎么办呢?求之不得,辗转反侧。意思是我思春了,我想美女了,想和美女做爱了。做不成怎么办?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美女啊,快来吧,和我做爱,享受美好人生!

你看,这样一种对性的坦坦荡荡、自自然然,让今天的我们感觉到,那真是无比的美好。是啊,性有什么丑的呢?做爱不是人世间非常美好的事情吗?在当时的中国人的气度中,张扬性的美好,这本身就是美好的。

到了唐朝的时候,人们对性的追求,对爱情的追求,更是达到了让今天的人十分羡慕的地步。打个比方说,在唐朝的时候,男女之间是可以自由恋爱的。比如说,在唐朝就发生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民间的姑娘,长得特别漂亮,就像是邻家的小芳。另外一个是位小伙,特别帅,可能比《来自星星的你》的男主角都要帅,于是乎,两个人年轻人相爱了。相爱之后,找个人看不见的地方,就欢欢喜喜做爱了。从相爱到做爱,年轻人表现得自自然然。假如说,这事发生在一个传统的社会中,那还了得!败坏家风啊!可是呢,这位女孩的母亲却说,“才子佳人,相爱做爱太正常了。你们俩不是想做爱吗,我直接把闺女嫁给你,你们天天去做爱。”于是,她就这样做了,把闺女嫁给了小伙。你看,这种美好的爱情故事,在中国的传统社会中,除了唐朝,还有那一个朝代可能有呢?恐怕就算是今天,也未必能够有。


唐朝的男女平等,也同样呈现在性的平等上。比如,高阳公主和自己的驸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人。高阳公主去找和尚、道士做爱,而又同时找了美女,去陪着自己的丈夫做爱,夫妻俩对做爱的这种事情,似乎也并不觉得有什么,爱做就做啊!

我看到这个历史故事以后,简直是大跌眼镜,恐怕我们中国再发展50年、100年,也未必能达到如此的性开放和性平等。在这方面,武则天更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代表,她就公然养情人。以至于有的大臣专门写奏折对她说,皇上啊,你好色可以,有欲望也可以,只是你少养几个汉子行不行?武则天却说,兴你们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就不允许我三宫六院七十二夫吗?大臣于是无话可说。


你想想,这样一种性开放的程度,就算是到了今天,是不是也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呢?超出想象的还有。到了季节比较好的时候,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你看唐朝的大街上,帅哥美女纷纷出行,要不骑高头大马,要不步行,他们要干什么呢?到野外搭帐篷。先是在帐篷外游戏,游戏完了,高兴了,兴奋劲儿来了,就钻进帐篷中做爱。这类做法,让我想起了美国越战时期,当时的年轻人就提出:“要做爱,不要作战。”事实上,唐朝的男女,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做到了“要做爱,不要作战”的水平。你想想,这可是唐朝啊,和美国越战的时代差多少年?由此,你就可以想象唐朝的气度该是多么博大雄浑。


民族融合的开明政治气度。在唐朝,还有一种中国人的气度,那也是令人骄傲的,也就是民族融合的开明政治气度。唐朝的民族大融合也同样达到了中国历史的巅峰,当时的皇后和皇太后绝大多数是少数民族,皇上公开倡导不得歧视少数民族。皇上说了,人家少数民族和你们汉人有啥区别呢,人家也是人,人家也有七情六欲,人家也有妻子儿女,为什么要歧视人家呢?为什么说人家是虫啊、兽啊的。在我的统治之下,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我们不能歧视少数民族。

不仅不能歧视,如果有才华,还要重用。所以你看,在唐朝的几十位宰相中,出身于少数民族的有多少呢?占了绝大部分。再看看后世,再看看我们现在,少数民族真正当总理的有几个?算一算,想一想,我们能比得上唐朝的这种开明政治气度吗?

不要说对少数民族,就是对外国人,唐朝也表现出了伟大的开明。外国人不仅仅可以到唐朝留学,还可以在唐朝做官。不仅可以做官,还可以做大官。所以,整个世界都认为,能到唐朝留学,能到唐朝来考察各项制度,那就是“朝圣”,差不多和现在一些人对发达国家的心情如出一辙。可是我们想想,当年是什么样的情况?现在,我们用互联网,一秒钟就可以登录美国的网站,知道美国人在做什么,可是当时呢?假如从美国到唐朝的长安,恐怕你不走半年是走不到的。所以,在唐朝呈现出的民族融合,这种开明的政治态度,真是令人忍不住要竖大拇哥。

唐朝的时候还有很多和亲政策,现在的很多人认为,和亲是丢人的事,把闺女嫁给少数民族,多丢人。可是,唐朝人不这么看,唐朝人认为和亲没什么可丢人的,而且和亲还能阻止战争发生,多好啊。再说,和亲之后,两家就是亲戚了,亲戚之间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呢?所以,唐朝在和亲嫁公主的时候,不仅不以为耻,反而作为盛大的节日。在历史上就有这么一个记载,有一次,唐朝的一个公主要和亲,要嫁出去了,皇帝还为此特意举行了一场马球比赛,让自己身边的人和迎亲的人搞一场马球比赛。你看看,这样的一种气度,这样的一种自信,这样的一种开明,恐怕就算是今天的政治家们,也未必能比得上。


民主讨论的平等执政制度。中国人的气度发展到宋朝,更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就是今天的中国人,也未必能够超越。什么高度呢?民主讨论的平等执政制度。有人说,曹老师你说笑话啊,宋朝哪里有什么民主制度啊,“民主”这个词本来就是泊来品。我说,你错了。你看看宋朝有什么制度,宋朝最典型的就是朝省集议制度,早晨大臣们聚在一起,讨论一些重大问题,这也就是集体决策制。纵然皇帝有权,但是皇帝也从来不自己说了算,他不乾纲独断,而是听取大家的意见。皇帝像裁判一样,择其善之而从之。

这种集体讨论,还不仅仅限于官员,更扩展到了普通百姓。在宋朝经常召开公众听众会,什么公众听众会呢?打个比方,比如说要制定关于茶的法律,皇上和大臣就召集茶商参与讨论。我不是要制定关于茶的法律吗,那就让卖茶的商人也参与进来。作为皇帝,我要考虑你们茶商的利益,听取你们的心声。试想一想,这种事居然发生在宋朝,该是多么了不起!这些茶商,从某种意义上说,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其实,也不仅仅是茶商,很多地位更加低下的人,也常受皇帝邀请参加公众听众会。比如说,宋朝如果制定关于财政的制度,或者是和老百姓利益相关的制度时,就召集商人、市井老百姓、屠夫、小商贩等到政事堂议事。既然是被皇上主动邀请的,他们的意见皇上当然会听,否则皇上干吗要作秀啊。想想看,这样的公众听众会,就算是当代中国,才有几年呢?而有了之后,这种听证会又有多少实质性意义呢?


我们不总是议论吗,听证听证,一听就证。谁证?政府证,而不是百姓证。假如说是关于某一种公共用品的,涨价与否,只要听证会一听,价格马上就涨。就算是这样,让不让开听证会,让谁来开听证会,谁能听、谁不能听,得有听证会方面来组织。你想想,这哪里是听证会,分明就是糊弄会。可是,人家宋朝就做到了。想想今天那些执政的官员们,组织听证会的官人们,面对宋朝咱们老祖宗的执政态度,不觉得羞耻吗?

更令人惊讶的,还在于当时的这些高官和皇帝,能容忍百姓批判政府,甚至连皇帝本人都有人批判。这种政治家的容忍与宽容气度,真是令人艳羡。这种容忍与宽容,在唐宋时期达到什么地步呢?我给你讲两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在唐宣宗的时候,宣宗请文武大臣吃饭,吃完了大家走,行礼告别的时候,地上瓜果乱跳!唐宣宗一看很奇怪,这是咋回事呢,就问百官。百官说,我们偷拿那些果品,是为了让爹妈尝尝,让家里的小孩子们尝尝。尝尝?偷皇上的东西,行礼的时候东西还乱掉,这有损于礼仪啊,要是换了脾气暴躁的皇上,估计十有八就就把人给杀了。可是,唐宣宗哈哈一笑,不仅哈哈一笑,而且制订规矩,从此以后再宴请文武百官时,专门另外准备果品,让吃饱了肚子的百官们,分别给自家的老人和孩子带回去。这样一种气度真是令人感叹。不仅仅是果品,当时的人们甚至敢于批评皇上的性生活。武则天不是有很多情夫吗,于是乎就有人说了,皇上啊,你这个不行啊,你情夫太多了!不仅说,而且直接上书,正儿八经。开玩笑!臣子敢干这种事?但是,武则天并不以为怪。

再说宋朝,宋朝的GDP有多大呢,占了全世界的65%。可是,皇帝依然非常谦虚。当时,大臣顶撞皇上的事是时有发生。比如说,有一个官员找赵匡胤汇报一个事,当时赵匡胤正在院子里玩,正玩得高兴呢,以为真是有什么急事,便出来了,可结果一听,啥急事啊,就是一件小事儿。赵匡胤很生气,对官员说,你这那是什么急事啊,还耽误我玩。没想到,这个臣子梗着脖子说,耽误你玩儿?我的事再小,也是国家的事,也比你玩儿重要。赵匡胤武将出身,一条哨棒扫了那么多州啊,火气壮,当时就啪地给了官员一巴掌,把官员的两颗牙给打掉了。牙打掉了就打掉了,在皇上盛怒之下,当官的还不赶紧磕头谢罪?不,那名官员不慌不忙地把牙捡起来,放在了兜里。皇上更加生气地说,你干嘛呀,我打掉你的牙,你还把牙收起来,难道你拿着那两颗牙作证据,要告我啊?这位官员说,我不告你,但是你打掉我的牙这件事,史书上会记载的,写历史书的人是要写上去的。结果,赵匡胤赶紧赔不是,对不起啊,我不该下手太重了,你原谅我吧!

想想看,哪朝哪代的皇帝有这种气度?不仅这个官员敢顶撞皇上,甚至连小小的县尉,也就是一个县的公安局局长,也敢直接给当时的皇帝写奏折批评皇帝。奏折上说,皇上啊,你媳妇太多了!我这才一个媳妇,你却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居然有两百个媳妇侍候你。得!皇上还得赶紧解释,向大臣们抱怨说,我这里两百多后宫佳丽不假,可是这两百人并不多啊!我这里的两百多后宫佳丽,并不全是跟我做爱的美女,还有烧饭的,有洗衣服的,有拖地的,好多是干杂活的。我这两百多后宫佳丽实在是不多,要是再少了,那不行了,后宫的活儿都干不过来了呀。


看看,这种事,今天的我们敢举报吗?敢公开批评吗?就算公开批评了,谁会向你公开解释吗?更有意思的是,别说批评皇帝,有的臣子不高兴了,觉得皇上惹了他,不但敢骂皇上,连皇上的爹妈都骂。但是呢,皇上也还是不以为然。

更有意思的是,有个“大逆不道”的四川老秀才,总是考啊考啊考不上,于是乎写了一首诗给当地的官员,诗的大意是,你干脆割据算了,自己当皇上算了!这样的话,像我这样的人才,才会有用武之地。这个当官的马上把老秀才逮起来,老家伙,你这是想造反呢。皇上一听官员的汇报,却哈哈大笑说,这个老秀才总是考不上,心里有怨气,写首这样的诗,就是出出气,他哪里是真造反啊!他有造反的本事吗?行了,他不是想当官吗,那我就给他一个官,让他去做,过过当官的瘾。于是,皇帝还真给老秀才安排了一个官位。这个老秀才可能也真没啥本事,当了几天官之后,没福气,没多长时间就病死了,估计是惭愧死了。想想看,你都说出大逆不道的话来了,皇上还让你当官,谁遇到过这样的事?当事人不羞愧才怪。

这样一种气度,当然也就影响了中国人,影响了当时的普通百姓。这就叫“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政治上层热爱这种平等,有这种政治的气度,政治家的气度,老百姓自然就活得腰杆硬。

应该说,整个中国人的气度上升期脉络十分清晰:倡导思想争鸣,倡导性开放,倡导民族融合,倡导民主讨论和公众听证,容忍批评政府乃至批评皇上本人。这样一个民族,不伟大都不行;这样一个民族,不被人尊重,那也是不可能的;在这样的民族中的国人,不骄傲同样是不可能的。中国人的气度啊,发展到唐宋时期,真是了不得,不得了。

如果能一路稳步上升,我真的不敢想象,今天的中国人的气度该是什么样,又会伟大到什么程度。但很遗憾,历史总是不能够让我们满意,在经历了中国人的气度上升期之后,在中国历史的三峡中,终于到了气度下降期。当然,下降期也不是一下子就下降了,而也是有一个逐步演变的过程。

中国人的气度下降期

打击思想争鸣的狭隘气度。中国人的气度下降期,可以说是从秦朝开始的。当时的秦朝打击思想争鸣,气度极为狭隘,不仅仅表现为焚书坑儒,到了汉朝更发展成为独尊儒术。既然不能容忍更多的思想呈现,那么心胸必然狭隘,眼光必然狭窄,你的高度就没有那么远,于是,这种气度慢慢地就变得狭隘。想一想,虽然我们现在说汉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可是现在呢,不也同样是罢黜百家、独尊主义吗?除了某一个主义,还可以有其他的主义吗?不可以,不能够,不允许。

害怕性挑战的自卑气度。中国人的气度发展到宋朝,也产生了害怕性挑战的自卑气度。在中国人的气度上升期,宋朝的人很有艺术家气质,但与此同时,也出现了双刃剑的另一面,那就是人的身体都十分病弱。这样一来,男人们就没有了性自信,不像唐朝男人对女人的态度,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反正逃不出老子的手心。我信,我能,我信我的床上工夫,我也能展示我的床上功夫。

可是,宋朝的男人不行,他觉得自己的性能力不如外边人,于是乎就把女人们关进门里,让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不准天足,而让你变成三寸金莲,我让你走也走不成,我让你跑也跑不快。宋朝女性的三寸金莲,真是对女性的极大侮辱,也同时证明了当时男人的极大性无能和性不自信。更可悲的是,三寸金莲竟然一路发展下去,经历了宋、元、明、清之后,居然一直到中华民国,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才废除这种折磨女性的做法。


说到性的问题,还有一个更加令人可笑的事。你看《水浒传》里的英雄们,很多人身体十分强壮,但是都以不近女色为标榜,以看不上女人、不亲近女人为荣。这就是反人性。你想想,一个男人,如此好的筋骨,居然不近女色,居然不愿意和美女做爱,那还是人吗?那是机器啊,而且是暴力机器。这种反人性的做法,当然和当时的理学有关。可是,这种反人性,就让中国人的气度,慢慢慢慢地变得没那么阳刚了。

民族歧视的保守政治气度。再继续发展下去,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元朝公然搞民族歧视。这种保守的政治态度,对少数民族越来越打压。在元朝统治之下,连汉人这样一个人口巨大的民族,也同样被公开歧视,不加任何掩饰。历史发展到今天,是不是同样有一些人,依然在保持民族歧视的态度呢?中国人的气度,终于变得没有那么大,到了元朝、明朝和清朝,在独断专权的绝对皇权制度下,中国人就更加丧失了自己的气度。在元朝皇帝眼中,没有汉人也没有南人,这些人都是畜牲。对于这些人,杀不眨眼,说一不二。

独断专权的绝对服从气度。明朝和清朝就更是如此了,皇权不允许有任何挑战,清朝更发展到文字狱,一句“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居然也要被杀头。清朝的文字狱达到了中国历史上的高峰,人们因此不再敢有独创思想,更不用说敢挑战某种权威,也更不用说去挑战皇权。像骂皇上,议论皇帝的性生活,甚至骂皇上的老爹这种事,想都不必想,彻底绝迹。你如果真敢这样,别说杀你本人,连你的九族都会灭掉。

心胸狭隘到病态的专制气度。清朝这种心胸狭隘到病态的专制制度,也同样影响了中国人。可是,我们想一想,难道只有清朝有文字狱吗?难道我们的“文革”中就没有文字狱吗?你看看当时的文字狱,达到了什么样的疯狂状态!有这样一个悲剧性的笑话,笑话说,有人拿着一张报纸去擦屁股,擦完屁股一看,妈呀不得了啦,报纸上印有领袖的头像!于是乎,拉屎的人被举报。这是侮辱伟大领袖啊,侮辱领袖怎么办?打死。其实,不用说“文革”,今天是不是也有类似的文字狱呢?文字狱一直都存在着,它并没有随着清朝的灭亡而死掉。


说到这里,最后我想说,看一看我们中国人的气度吧,再想一想:我们到底是要追求威权政治呢,还是要追求民主政治?我们到底是要追求民主政治呢,还是要追求更深刻的文明?我们到底是要追求纸上的文明呢,还是要追求终极的信仰?在我看来,恐怕只有当我们有了终极的信仰,中国人才能真正恢复浩然的气度。如果我们没有明白过来,依然什么都不信,又什么都全信,那么,在这种气度之下,我们追求的恐怕只有金钱和权力。这样的民族,怎么可能会被尊重呢?你越是有钱,越是被人看不起。

在历史的时空中一路看过,对中国人气度的上升期和下降期,我们要不要有深刻反省呢?一个懂得反省、有反省能力的民族,才是可以被拯救的,也能够被拯救,也才是不绝望、有希望的。正在看节目的你,此刻,反省了吗?会反省吗?

谢谢收看今天的《保印说国民性》,咱们下一期接着讲。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中国人的气度      下一篇 >> 中国人的流氓气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CAOTV观点保真

曹保印,CAOTV创办人兼主持人,知名作家,《新京报》传媒研究院总监、《新京报传媒研究》执行主编,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兼任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30家媒体特约评论员。《中国法庭》《微言大义》《名人面对面》等节目主持人。著有《直击中国教育底线》《左手历史 右手现实》等近40部作品, 中国十大最有影响力新闻评论员,曾荣获冰心儿童文学奖图书奖。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