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保印的个人空间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caobaoyi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中国人的流氓气

2014-03-12 15:43:3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中国人的流氓气

(《保印说国民性》) 

曹保印 

导读:一旦贵族遇到流氓,胜利者一定是流氓,而不是贵族。外在的流氓化不可怕,可怕的是内在的流氓化。行为的流氓化不可怕,可怕的是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流氓化。个体流氓化不可怕,可怕的是集体流氓化,最可怕的是整个民族的流氓化。

 

  


诸位朋友,欢迎继续收看《保印说国民性》。

在本期《保印说国民性》中,我和大家谈一谈“中国人的流氓气”。我估计,有些网友一听这样的主题,就会发出愤怒:你曹保印说“中国人的流氓气”,这是在骂我!你自己也是中国人,如果你说中国人都有流氓气,那你自己就是一个流氓。

我承认,在我的身上也有着一种流氓气,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需要反思自己身上的流氓气究竟从何而来?这种流氓气是体现为个体的流氓气呢,还是成呈现为集体的流氓气?

如果只是一个人流氓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人都流氓。如果只是一种流氓的外在表现形式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氓气深入骨髓。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一期节目。

好,那我们就从头开始吧!如果你读过中国流氓史,就会发现一个事实,流氓在中国历史上很早就出现了。在春秋战国时候,流氓最多的一种代表就是门客。当时的门客,当然有不少有本事的,但也有一些不那么有本事的,这些人就选择了投靠有钱有势有权的人,寄人篱下,苟延残喘,他们的言行举止以及处理事情的方式,莫不是一种流氓化。

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春秋战国时候著名的孟尝君是最喜欢养门客的,他的门客也为他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孟尝君呢,也为这些食客们提供了衣食住行。在这些门客中,有相当多的人是走投无路投靠了孟尝君,本身就应该感恩于孟尝君,可是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呢?有的门客勾引孟尝君的妻子,和孟尝君的妻子上床,给孟尝君戴了绿帽子;戴绿帽子也就戴绿帽子了,居然还敢威胁孟尝君,让他不要不高兴。你看,这有意思吧,这就是典型的流氓行径。当然,这些流氓在关键的时候也帮助孟尝君,历史上就有记载,虽然孟尝君养的多是鸡鸣狗盗之徒,但是这些鸡鸣狗盗之徒还是各逞其能地救了他一命。在春秋战国时候,我们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流氓。他们当然不只是在孟尝君手下,而是成群结队地投靠像孟尝君这样的有权有势者。

 



到了秦汉时期,流氓更多地表现为侠客行为。关于侠的传说,在中国人的价值观中,应该说有着非常高的地位。中国人迷信侠,就像迷信清官一样,觉得侠可以替天行道,除暴安良,但事实上呢,侠就算是在秦汉时期,也只是少数。这些侠客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都是真正的豪杰,只是除暴安良,绝不欺男霸女,仗势欺人。然而,说好听点儿,这时候的侠客是江洋大盗,说不好听点儿,他们实质上就是流氓。

当然,这些流氓也有能成事的,汉高祖刘邦就是一个流氓头子,他用流氓的手段战胜了楚霸王项羽。历史上不是有著名的鸿门宴吗?在鸿门宴中,谋士范增劝项羽乘机杀了刘邦,可是项羽出身贵族,怎么着也不愿意使用这种非贵族的手段,于是项羽就放了刘邦。可是我们看刘邦和他的手下在鸿门宴中的一幕幕,其实就是流氓做派,于是,在鸿门宴的较量中,贵族项羽败了一局,流氓刘邦胜利了一局。

等到后来发生了楚汉大战,项羽被刘邦的追兵一直追到了乌江江边上,这时,乌江亭长把船停靠在岸边等候项羽,对项羽说:“江东虽小,土地千里,民众数十万,也足够称王的。希望大王急速过江。现在只有我有船,汉军即使追到这,没有什么办法渡江。”(原文:乌江亭长檥船待,谓项王曰:“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亦足王也。愿大王急渡。今独臣有船,汉军至,无以渡。”)可是,项羽的贵族精神在这个时候又起了作用,他笑着对乌江亭长说,“上天既然要灭亡我,我为什么还要渡江呢?况且我项羽(当初带领)江东的子弟八千人渡过乌江向西挺进,现在无一人生还。即使江东的父老兄弟怜爱我而拥我为王,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他们?即使他们不说什么,我难道不在心里感到惭愧吗?”然后,项羽接着对亭长说:“我知道您是年高有德的人。我骑这匹马五年了,所遇到的都没有对手,曾经日行千里,不忍心杀掉它,把它赠给你吧!”于是命令骑兵都下马步行,手持短小轻便的武器交战。(原文:项王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乃谓亭长曰:“吾知公长者。吾骑此马五岁,所当无敌,尝一日行千里,不忍杀之,以赐公。”乃令骑皆下马步行,持短兵接战。)

结果可想而知,项羽最终战死。

 



你看,在这样的关头,贵族项羽死了,流氓刘邦胜了。其实,就算是在现实生活中,一旦贵族遇到流氓,胜利者一定是流氓,而不是贵族。这就好像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流氓是不跟你讲理的,流氓是不择手段的。在这里,我要告诉那些迷信侠客的人,不要相信侠的存在,侠只是一种传说,历史上的那些侠每一个都是“不得好死”。不过,秦汉时候的这些流氓,还能让人感觉到身上有那么一点侠义。可是,在随后的历史发展中,这种侠义之气就呈现得越来越少。

不过,在魏晋南北朝时期,那个时候的流氓表现出一种文雅,或者说加引号的“流氓”,也或者说,我们可以称之为“文化流氓”。在这样的一群“文化流氓”身上,事实上体现出一种真性情。他们在当时和现在的人眼里,可能有一些流氓的行为,比如过于放浪形骸,但事实上他们却在隐藏着一种高贵的精神。比如,在魏晋南北朝的时候,有人喝酒喝高兴了,就脱了衣服光着屁股,边裸体喝酒,边裸体游玩;还有人喝酒喝上了瘾,整天拉着酒四处闲逛,还让仆人跟在身后,交待说啥时候自己喝死了,啥时候把自己就地埋了。

 



竹林七贤中的阮籍,邻居家有一位大美女以卖酒为生,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美女老板,于是,阮籍就和好朋友王安丰(王戎)一起,经常到女人这里喝酒。阮籍喝醉后,不是回家睡觉,而是倒头就在美女老板的身边睡着了。美女老板的老公开始还怀疑阮籍有什么不轨的举动,想占自己老婆的便宜,就伺机观察,结果发现阮籍什么企图也没有,只是倒头酣睡。(原文:阮公临家妇有美色,当垆酤酒。阮与王安丰常从妇饮酒,阮醉,便眠其妇侧。夫始殊疑之,伺察,终无他意。)和阮

阮籍的行为,就是一种精神上的“流氓”,或者叫文化上的“流氓”。当然,也可以说这是一种魏晋“风骨”,但不管怎么说,魏晋时期的这些“流氓”们,他们确确实实将中国的艺术推向了一个高峰,在他们的艺术作品中,人性得到了最灿烂的绽放。如果说中国历史上还有那么一些“好流氓”的话,在魏晋时期这些加引号的“流氓”,都是不错的“流氓”。如果人人都能够成为这样的“流氓”,也还真是不错的。可是,事实上,魏晋时期的这些人们,其实都只是“假流氓”,他们是借着流氓的外壳,来表达一种贵族精神的追求。

到了唐朝,流氓又发生了一种演变,那就是盗匪。在唐朝的长安城中,一旦天黑,你就可以看到凶狠的少年们纷纷出动了,他们杀人越货,抢劫,可以说是无恶不作。唐代的这些流氓敢杀官,敢和官对抗,在他们身上呈现出来的流氓气,从另外一种角度上看也可以说是“英雄”。

不过,这些都只是外在形式的流氓,无论是门客、侠客、魏晋南北朝的这些文化流氓以及唐朝的盗匪,都只是外在的流氓,流氓文化并没有深入人的骨髓,更没有深入人的灵魂。因此,这样的流氓在当时的社会并不是那么猖狂,也无碍于大局。于是,当我们提到春秋战国、秦汉、魏晋南北朝以及唐朝时,大家看到的、想到的还是璀璨的文化,还是人性的张扬,还是文明的发展,没有人会把当时的流氓当回事。因此说,外在表现形式的流氓不可怕,思想和价值观的内在流氓化才最可怕的,也最恐怖。

说到这里,就要说宋代的流氓。在宋代,流氓采取的手段,和现在的一些流氓采取的手段几乎没什么两样,那就是坑蒙拐骗。毕竟,宋代是平民社会,流氓也大多过着平民的生活。但是,宋朝的这些流氓们,他们的手段比现在的流氓们要高超得多。曾经在宋代发生过这样一件事,一个高官在元宵节领着姑娘出来玩,这个高官还是皇族,闺女当然很漂亮,打扮得也好看。就在看花灯的时候,一个不留神,姑娘就被一群流氓给用布袋套住身子,背走了。等人发现姑娘已经不在的时候,为时已晚,后来,这个姑娘被找到了,但是已经被一群流氓轮奸了。可以想象一下,在宋朝这样一个理学已经开始兴起的时代,如果一个女孩被轮奸了,无疑就是死路一条,无论她有着什么样的社会地位。你看,在宋代,这些流氓就是做这种坑蒙拐骗的事情。

当然,说到流氓,可能大家还会想起《水浒传》中鲁智深倒拔垂杨柳时,围观的那一群泼皮无赖。这些泼皮无赖的流氓手段是什么呢?就是欺负弱者,偷个鸡,摸个狗,再不然就是到庙里拔了人家菜地里的萝卜,干的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事。所以,他们也还只是一种表面化的流氓,并不是我真正想说的“真流氓”。

“真流氓”在哪里?别急,“真流氓”马上就来了!什么是“真流氓”呢?要我说,就是宋代的理学家们。这些理学家相当一部分是真正的流氓,是真正的文化流氓。流氓在哪儿呢?比如,他们提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说法,这让多少妇女因此受害,让多少宋朝以后的妇女也深受其害。这些理学家们,表面上表达禁欲的态度,但事实上,哪一个没有三妻四妾?哪一个不是娃娃成群?这些娃娃从哪里来?不做爱,能会有娃娃吗?所以,他们表面上倡导什么禁欲,“万恶淫为首”,而实质上,他们自己在床上是“万乐淫为首”。这种流氓,在当时并不被认为是流氓,反而被认为是道德高尚的人,反而被认为这就是道德宗师。于是,这种流氓一直贻害到了今天。这种文化流氓才是最可怕的。我所说的“中国人的流氓气”,虽然表面上也呈现为流氓的坑蒙拐骗,而实际上就是我所担忧的这种“文化流氓”、“思想流氓”。他们一旦做成大事,那就真会祸国殃民。

 

在宋朝,最著名的一个流氓就是牛二。我们都还记得,青面兽杨志在卖刀时,遇到牛二挑衅,牛二说,你说你的刀快,我不信,什么吹毛断发,你能把我的脑袋断掉吗?杨志在被屡屡挑衅,屡屡侮辱之后,终于长刀出鞘,把牛二的脖子给砍了,牛二自然死了,而杨志也走到了末路。像牛二这样的流氓,应该说还是有些血气的,至少牛二不怕死。可是看看今天的那些流氓,包括那些文化流氓,有几个真的不怕死呢?恐怕一旦说起死,他们马上就会瘫成一团烂泥。所以,牛二作为流氓的代表,和文化流氓们相比,他还是值得咱们赞一个的。



历史发展到元朝,元代的流氓、骗子多,而且骗术还很高明。这些骗子很多是专业演员,他们骗什么呢?骗官。我们知道,元朝的时候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汉人和南人是被歧视的,于是呢,就有那么一些人乔妆打扮,像蒙古人一样生活,然后冒充自己是蒙古人、色目人,然后充当大官。当上官了之后,自然就欺压百姓,但是,无论如何这里有一个民族歧视的背景,如果元朝不实行民族歧视的政策,这些骗子们还会有空间吗?因此,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和元朝的政治制度密切相关。

我们看看,在元杂剧中有很多故事,几乎一个接一个全都是下三滥的下三流,下三流的下三路,都是扶不上台面,摆不上台面的。但是,流氓们的故事却大量出现在元杂剧中。要知道,杂剧就是民间的戏曲啊,那就是给底层的老百姓看的,这种戏看多了,能不受影响吗?有的人可能从里面受到了正面教育,但也有人就会受到反面的教育,而这种反面的教育,时间长了就会深入骨髓,言行举止、处理问题的方式,也就开始流氓化了。

这种流氓化到了明代就日益加剧,整个明朝都可以说是流氓王朝,生活在明朝的那些人,应该说流氓化是极为严重的。事实上,明朝的集体流氓化,是政治流氓加平民流氓。人称“流氓”的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本人,那就是流氓出身,他统治起国家来自然也是用流氓手段。我们知道,宋朝的开国皇帝赵匡胤为了剥夺大臣们的兵权,采取了杯酒释兵权的做法,我给你一杯美酒喝,同时告诉你说,你是继续当官让我不放心呢,还是不当官了,回家享受荣华富贵呢?你要是继续当官,我这个当皇上心里头总是不安,睡不着觉呢。于是,赵匡胤在轻轻松松间一杯酒释了开国功臣们的兵权。但是,朱元璋可没这么文雅,他不来文的,而是直接来武的,一把火烧了功臣们聚会的庆功楼,把功臣们都烧死了。你看,这不就是流氓做法吗?对自己的臣下,真是兔死狗烹,一把火直接把你烧成了灰,看你还怎么威胁我的皇位。

 

更流氓的是,明朝采取了户口世袭制,对老百姓来说,你是一代为兵,代代为兵;一代为奴,代代为奴。所以,就呈现了这样一种病态的社会现象:在明朝,无论是当了官的,还是为了民的,包括读书的种子们,无一不是流氓化。就连所谓的大清官海瑞,名臣张居正,事实上也无一不是大流氓。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说张居正最喜欢吃海狗胆。吃海狗胆干吗?壮阳啊!壮阳干吗?肯定是和女人做爱啊。这些海狗胆是谁送的呢?著名抗倭英雄戚继光,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民族英雄。你看,连民族英雄,连名臣都能够做这样的事,这也就意味着明朝的整个国家,整个民族都严重流氓化了。



在明朝的文学作品中,流氓和他们故事,可以说成了绝对的主角。在明朝的历史中,男人们对女性的摧残,也达到了历史的顶峰。我们看那些节妇、烈女名单,明朝是数量最多的。从明朝开始,中国人的流氓化就一发不可收拾。中国人的高贵道德品质,也从此彻底完蛋了。特别是在性方面,表现得越来越虚伪,性在明朝成了一个表面上极为肮脏,实际上却被疯狂追逐的东西。

 

到了清朝,这个时候的流氓和近代的流氓,已经非常接近了,这些流氓不仅仅体现为外在的坑蒙拐骗,也同样体现为一种文化上的流氓。这种文化上的流氓,一直影响到了今天。

在晚清时候,最著名、最典型的流氓作派就是“碰瓷儿”。也就是说,晚清时候,那些王公贵族没落了,没钱了,怎么办呢?就拿家里的一个瓷瓶到街上乱转,遇到好欺负又有钱的人,他们故意碰撞你,然后,“啪”地一声,他们手中的瓷器碎了,然后,就会拉住被撞了的人说,你把我的瓷器碰碎了,怎么着,赔吧?这就是“碰瓷儿”。然后,这些“碰瓷儿”的人就会说,我这个瓷瓶价值多少两银子。实际上,那就是一个假货。用这样的手段讹人家的钱,这就是流氓做法。



这种流氓做法,我刚才说了,虽然是典型的流氓手段,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清朝发明了文字狱,这种做法才是真正意识形态的流氓化。这种意识形态的流氓化,让后来的政治人物们也尝到了甜头,看到了愚弄老百姓、愚昧老百姓的有效方法。于是,文字狱从清朝开始连绵不断,这种流氓化,包括整个民族的流氓化集体生存,或者叫集体流氓化,才造成今天的中国社会问题如此之多,也才如此可怕。

 

应该说,今天的中国人的流氓化,既有历史的传承,又有现实的制造,在政治的高压之下,中国人开始呈现出新的集体流氓化。具体表现形式是什么呢?潜规则盛行,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造假贩假,撒谎、掩盖真相成了常态,不仅老百姓这样干,统治者也这么干。我们看看,在媒体方面,有多少媒体说实话呢?在作家方面,又有多少作家只是喜欢歌功颂德呢?人人自危,互相投毒,他人就是地狱,坏人变老,这样的事情在我们身边屡屡发生时,不就是一个民族的集体流氓化吗?更可怕的是,很多人信奉这种流氓化生存,崇尚“有奶便是娘”。由此,自己的肉体流氓化了,自己的灵魂也和魔鬼做了交易,流氓化了。

看整个中国流氓史,我还是一再强调,外在的流氓化不可怕,可怕的是内在的流氓化。行为的流氓化不可怕,可怕的是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流氓化。这样的流氓化,让整个民族的道德品质和价值观彻底败落。因此,我说“中国人的流氓气”,或者说“中国人的流氓化”,你也别生气,我之所以要做这期节目,就是为了提醒你想一想,在你的身上有多少流氓气,在我们民族的身上有多少流氓气,这些流氓气的形成过程是什么,又该如何消除,我们究竟有没有办法?这是留给大家思考的问题。

好,谢谢大家收看本期《保印说国民性》,下一期再见。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中国人的气度      下一篇 >> 中国人的贞操观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CAOTV观点保真

曹保印,CAOTV创办人兼主持人,知名作家,《新京报》传媒研究院总监、《新京报传媒研究》执行主编,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兼任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30家媒体特约评论员。《中国法庭》《微言大义》《名人面对面》等节目主持人。著有《直击中国教育底线》《左手历史 右手现实》等近40部作品, 中国十大最有影响力新闻评论员,曾荣获冰心儿童文学奖图书奖。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