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保印的个人空间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caobaoyi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中国人的贞操观

2014-03-18 02:36:4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中国人的贞操观

(《保印说国民性》)


最犀利的解剖,最尖锐的评论,最通俗的讲解,最生动的表达!#保印说国民性#每周三期,每期三十分钟,五千文字,一三五首播首发,已开设微信公众平台,此平台将继续沿用CAOTV的微信公号:C18611096505 热烈欢迎朋友们添加。凡加入的朋友,可以及时收到#保印说国民性#的最新节目上线信息!俺等你来!


曹保印


导读:女人的贞操等同于国家的安危,女人的失身等同于国家的灭亡。所以呀,女人必须要守住自己肚脐下的三寸,就算是死也得把它给守住,守住的并不只是女人的生殖器,守住的还是国家的命脉,是民族的命脉。中国男人的骨头居然那么脆弱,女性的生殖器才是他们真正的骨头。



亲爱的网友,欢迎继续收看《保印说国民性》。在本期《保印说国民性》中,我给大家谈一下“中国人的贞操观”。

中国人有没有贞操呢?答案你知道。中国人在贞操观上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水平呢?要我说,这个水平就算不是金牌,那也是银牌和铜牌。虽然和其他一些民族相比,中国人在性观念上并不是最保守的,但也是相当的保守。而这种保守呢,并不是双向的而是单向的。所谓双向,就是男女平等,都讲贞操;所谓单向,就是要么要求女人讲贞操,要么要求男人讲贞操。在我们中国人这里,到底是男人讲贞操还是女人讲贞操呢?答案你肯定知道,那就是女人必须要讲贞操,没有为什么。

说到女人讲贞操,最典型的一句话,莫过于“饿死事小,失节是大”。你看,在生命和所谓贞操上,这个天平是倾向于贞操的,而生命是可以不要的。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逻辑,这又是一个多么残忍的价值观,完全可以用非人性、反人类来定论。你要知道,当生命都不在乎,我们要一个贞操又有多少意义呢?当然,这是我现在看,宋朝的那些理学家们并不这么看。在他们看来,女人的贞操等同于国家的安危,女人的失身等同于国家的灭亡。所以呀,女人必须要守住自己肚脐下的三寸,就算是死也得把它给守住,守住的并不只是女人的生殖器,守住的还是国家的命脉,是民族的命脉。想一想,这是多么可怜、可耻、可悲、可叹啊!女人的生殖器,真的就等于国家的社稷吗?显然不是。


在宋朝,女人被打压到什么程度呢?著名的“三寸金莲”就是从宋朝开始的。虽然宋朝没有发明像欧洲中世纪那样的贞操带,但是,在女人的脖子上,那可是挂了一条贞操带的。当然,脖子上的贞操带,不是我现在做节目时,脖子上戴的这个白哈达,我这个不是。事实上,贞操带是无形的,如果女人失身了或者觉得马上要失身了,男人们倡导女人怎么做呢?一条白绫悬梁自尽,或者要么身投深井,要么以剪断颈,总之,命可以不要,但必须要守住贞操。

这种贞操观到了明朝愈演愈烈,烈到什么程度呢?烈到如果一个女人碰了丈夫、兄弟、父亲、儿子之外的人的手,无论是主动碰,还是被动碰,作为贞妇烈女,你这只手都要剁掉。为什么?因为脏。这种价值观念和地狱有什么区别呢?这种贞操观,到底是为了捍卫女性的尊严呢,还是为了捍卫男性的尊严呢?恐怕答案不言而喻,那就是为了保证男人的尊严。可是,作为男人我们想一下,男儿的尊严要靠女人的生殖器支撑,这是多么可悲、可怜、可耻、可哀啊!男人的骨头居然那么脆弱,女性的生殖器居然才是男人真正的骨头;否则,如果女人失去了贞操,就等于男人断了脊梁,人前见不得人啊,对男人来说,这也同样是比死都可怕。我们想一想,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男人除了女人的生殖器,再也没有可以支撑自己的着力点。除了所谓女人给自己带来的晦气,自己再也没有那一份儿浩然之气。男儿气去哪里去了?英雄气去哪里去了?统统不见了。想一想,这才是男人真真的没有尊严啊!


如果我们倒退回唐朝,你看看那时候的男人是何等的潇洒自信,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是多么平等。那时候,女人是可以自己选择婚姻的,也可以自己决定是不是离开一个男人。在唐朝的历史上,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公主还是民女,离婚又结婚,结婚又离婚,离婚再结婚的比比皆是,嫁了两次、三次的一点儿都不稀奇,为什么唐朝有这样的肚量呢?那就是因为,在唐朝的男儿身上有一股真正的浩然正气。他们觉得,无论你是男人还是女人,有本事不仅仅只体现在床上,更体现在开疆拓土上:也不仅仅是体现在马革裹尸的沙场上,还体现在洋洋洒洒上的诗篇上。所以,唐朝男人活得那叫一个潇洒自在!这种潇洒,自然就带来了男人的大度以及对于女性美真正的欣赏。唐朝的女性为什么敢于展现女性之美?那就是因为有男人的欣赏。而女人呢?也以展现自己天性的美作为骄傲。关于唐朝女性的衣着打扮,我在之前的节目中曾经说过,而关于女性的丰硕之美,今天我要给大家说一下。


唐朝以何为美?以胖为美。杨贵妃美不美?就算是今天来看,也依然是绝世佳人。我们看唐朝的那些壁画,那些美丽的女子,曲线是何等的优美,肌肤是何等的玉华,那样一种饱满、健康、阳光、自然,让人一望而可知此佳人也,不仅佳在身材,更佳自信的精神状态。所以,唐朝的男人是有福的,你们可以站在大街的十字路口,去欣赏美女们袅袅婷婷的身姿;你们可以透过薄薄的轻纱,去欣赏女性那份儿丰满与润泽。这种对女性身体美的追求,其实也体现在男性的价值追求以及男性的胸怀上。他们追求的就是丰满,不仅追求丰满的女人体,而且追求丰满的人生,追求丰满的精神状态,追求丰满的艺术,也追求丰满的政治。

大唐大唐,何谓大唐?丰满也!当我们追求一个丰满的人生,试想,幸福指数该有多高呀!丰满所以宽容,宽容所以大度,大度所以能容天下之事,也能够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为我所用,同时把我的精华传之于四海。这种丰满的气度,雍容而华贵;这种丰满的精神,健康而自然。我们经常爱说梦回大唐,梦回大唐,大唐梦才是真真正正让人活得饱满,让人性饱满的中国梦。

可是,这种追求丰满的精神,到宋朝之后,慢慢地干瘪、干瘪,最后只剩下一副病态的骨架。女人走路时已经不再追求健康之美,而追求病态之美;女人的脚不再是可以跨上青葱马驰骋疆场,而只能够挪动三寸金莲的小脚,在墙头之上看一看马路上的帅哥。而且,就算是看,也得偷偷得看,一不小心又会被人认为是水性杨花的荡妇,从而遭受凄惨的命运。唐朝男人和女人的贞操观才是真正的人性,所以你很少能够看到唐朝的男人是那么痴迷于所谓的处女,对那层薄薄的处女膜是那么样的在乎。可是,从宋朝以后,男人不仅在乎处女膜,连女人全身的皮肤都在乎,似乎每一寸皮肤都是处女膜,碰不得更破不得。由此发展下去呀,中国人的贞操观越来越变态,对女性的折磨也是越来越变本加厉。


到了清朝和民国,我们依然看到对处女的崇拜,仿佛那一层膜就是男人全部的世界,也是男人全部的尊严。在一些男人眼里,这层膜还是全部的成功与荣耀。而事实上,那只不过是一层薄薄的生命之膜。可是,到了一些人眼里,到了一些中国人眼里,这层膜却成了一张坚硬的、比自己的生命也比女人的生命重得多的华贵的衣冠。有了这种衣冠在身,男人就会无比荣耀,女人就会无比荣耀。想一想,这该多么可悲!男人的全部人生成了一张膜,女人的全部人生成了一张膜,而整个国家呢?也脆弱得也只剩下了一张膜。所以说,当八国联军的铁蹄开始踏上中国的国土后,堂堂大清帝国迅速土崩瓦解。我们说,难道这和当时人们狭隘的价值观没有一点关系吗?显然不是,而且关系重大。

时代发展到了今天,中国人的这种邪恶的、变态的贞操观,依然像雾霾一样存在于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依然伤害着无数的女性。有一些官员为了得到处女,不惜对幼小的孩子下手,似乎得到了一个处女,戳破了一层处女膜,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荣耀的人。而其实,他只不过是最可怜、最卑鄙、最无耻、最无能、最残暴的非人之人,一个真正的可怜虫。

说到这里,我不禁想对另外的一些人说:“如果你们斤斤计较于那张膜,你们所伤害的,就是你们自己的女儿”。社会上不是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儿吗?当女孩子尤其是幼女被无恶之徒强奸的时候,父母们坚持要做处女膜鉴定,仿佛拿了一纸鉴定,就可以证明孩子的贞操,也可以证明作恶者的罪状。可是,法律到底是怎么规定的呢?只要和幼女发生性关系,无论是否插入都是强奸。因为对强奸的判断,在关系到幼女时,不采取插入式,而采取接触式。也就是说,只要你和幼女发生了性关系,无论是否插入了阴道,都是强调,都要重判。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斤斤计较于那张膜是不是破呢?这种处女膜验证,是不是对孩子造成了又一次更深层次的伤害呢?所以说,当我们真正冷静下来,去想这样一层薄薄的膜时,是不是也需要认真反思一下,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对处女膜如此崇拜?“膜”似乎成了另外的一种“魔”。这种“魔”是恶魔,由于在中国人心中存在的时间太长,这种恶魔让中国男人对女性变得如此狭隘,把女性也当成了自己的私有无产品。


可是看完今天的节目,每一个男人都应该好好想一下,当你如此在意那一张膜的时候,在你作为一个男人的价值观中,是不是仅仅只剩下用这一张膜呵护自己、保护自己呢?你以为那张薄薄的处女膜,真的就是坚硬的盾牌吗?不是,永远不是。靠处女膜保卫自已的男人,是没出息的。

因此,当我说“中国人的贞操观”时,我更是想提醒中国的男人们,抛弃你的狭隘观念吧!把我们的妻子真正当妻子,把我们的母亲真正当母亲,把我们的女儿真正当女儿。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捍卫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只有我们活得像唐朝的男人们一样丰满,我们才可以有一个丰满的人生,进而我们才可以有一个丰满的家庭,再进而我们才可以有丰满的国家和民族。什么时候我们跳出了贞操观的这张罗网,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真正获得一种心灵的自由,一种潇潇洒洒、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的骄傲。到那个时候你才能说:“我是一个顶天立地、胸有浩然之气的男人,中国人是一个顶天立地、胸有浩然之气的民族。”

谢谢大家收看今天的《保印说国民性》,下一期等着你。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中国人的流氓气      下一篇 >> 中国人的官瘾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CAOTV观点保真

曹保印,CAOTV创办人兼主持人,知名作家,《新京报》传媒研究院总监、《新京报传媒研究》执行主编,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兼任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30家媒体特约评论员。《中国法庭》《微言大义》《名人面对面》等节目主持人。著有《直击中国教育底线》《左手历史 右手现实》等近40部作品, 中国十大最有影响力新闻评论员,曾荣获冰心儿童文学奖图书奖。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