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保印的个人空间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caobaoyi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中国人的官瘾

2014-03-18 02:42:4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中国人的官瘾

(《保印说国民性》)


最犀利的解剖,最尖锐的评论,最通俗的讲解,最生动的表达!#保印说国民性#每周三期,每期三十分钟,五千文字,一三五首播首发,已开设微信公众平台,此平台将继续沿用CAOTV的微信公号:C18611096505 热烈欢迎朋友们添加。凡加入的朋友,可以及时收到#保印说国民性#的最新节目上线信息!俺等你来!


曹保印


导读:越是迷信官,越是崇拜官,自己的权利和尊严被剥夺越是干干净净。中国人的官瘾不仅体现在当官的官瘾上,而且体现在迷信官的官瘾上。似乎做一切事情都要听官的,也只能听官的,自己是不可以做主的。什么时候我们的官瘾不除,什么时候我们就只能生活在专制空气的雾霾中。




亲爱的网友,欢迎收看《保印说国民性》!在本期《保印说国民性》中,我给大家谈一下“中国人的官瘾”。

很多人都有瘾,在我看来有瘾是好事,有瘾说明你有爱好,有爱好才可以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有趣,才可以让自己的人生充实。如果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样爱好,那么生活是不是显得特别枯燥而且单调呢?如果这种瘾能够让我们的身体健康,能够让我们的人生饱满,又能够激励着我们往前进,让生活“芝麻开花节节高”,这个瘾就可以变成一种美好的执着。

爱迪生说:人的成功98%是汗水,2%是所谓的智慧。在我看来,人的成功98%是执着,2%才是智慧。所以有瘾是好事,但是话说回来,如果这个瘾它不能够让我们的生活饱满,不能够让我们的生命饱满,也不能够为我们带来持续的、越走越远、越走越好的结果,那么这个瘾就有可能是坏事。

在本期节目中,我就想和大家先谈一下“中国人的官瘾”。就是说,中国人对于当官那是有瘾的,有瘾到什么程度呢?“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有人说,曹老师,这不对啊,你在讲读书,没说当官啊。对,读书,可我们为什么读书?在传统知识分子那里,读书不就是为了当官吗?当官不读书,读书不当官,二者之间关系十分微妙。当官可以不读书,但穷人、没有背景的人要想当官,就必须读书。当然,这是在唐朝发明科举制度之后,在科举制度之前你可以不读书,但是你要有名声。比如“举孝廉”制度,你只要足够孝,道德品质足够高,那么也一样可以被征召为官。因此在科举制度之前,由于这种推举孝廉的种法,发生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比如说,有一个人对外宣称自己特别孝,老爹老妈死了之后自己守孝三年。在老父亲的坟墓旁边搭了一间小茅房,就在那里住着,每天缟素在身,那真叫孝啊。但是,很快人们就发现,你是在你爹这个坟旁边搭了一个茅屋,可是,这茅屋里面怎么不断传出小孩子们的笑声呢?结果,后来人们就发现了,他就在老爹坟旁边的茅屋中,生了一堆娃。什么叫守孝?在那个时代,守孝时是不可近女色的,要禁欲的。这倒好,在老爹的坟墓前,又整出一堆娃来。这种虚伪的做法,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给自己扬名,好去当官。


当官好啊,骏马得坐啊!人们不是说嘛,“高官得坐,骏马得骑”。只要当了高官,骏马随你骑。岂止骏马啊,俊男美女也是任你骑,任你欺。所以,中国人喜欢当官。但是,中国人也曾经有过不想当官的事。不过,这个不想当官的时代,要久远久远再久远,久远到原始社会去了。自从中国出现了部落,哪怕是皇帝、炎帝、蚩尤那个时候,当官是当部落首领或者部落小头目,就已经成了无数中国男人的追求。中国人的官瘾,事实上从三皇五帝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他如果不当官,干吗称为“皇”、称为“帝”啊?大家不都是“民”嘛。

这个“民”很有讲究,你看,在古希腊社会中,大家不都是称为“公民”嘛。也有官,就是执政官,但那也是公民选出来的。可是我们这边呢?不然。我们这里的官,很少是选出来的,其实基本上是没有选出来的,就算是在三皇五帝的时候,就算是你看的那些美妙的历史传说,禅让制啊之类的,统统都是假的,统统都是蒙你的,骗你也是没商量的。

中国人之迷信官,可以说到了一个病态的地步。为了当官,不惜削尖自己的脑袋;为了当官,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能当官,读书人就会穷经皓首。为什么呢?就是为了当官。我们看关于读书的价值观指引,不是写得明明白白吗?“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读书为了啥?为了美女,为了和美女做爱。读书读好了,才有和美女做爱的资格。读书读好了,也才有黄金屋啊。要黄金屋干吗?金屋藏娇啊。金屋藏娇干吗?还是能和美女做爱呀。总之,只要是当了官,美女也有了,地位也有了,财富也有了,总之人世间的一切都有了。


你看看,能不想当官吗?可是,这个官呢,就成了专制的代名词。我们越是迷信官,越是将专制打造得越来越结实。不要说古时候的中国人,你看看现在的中国人,有多少人去争先恐后地考公务员呢?考公务员的竞争程度,比之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么,为什么争着抢着去当公务员?你以为追求的真是为民做主吗?错也,错也。他们追究的是骏马得骑,俊妞、帅哥得骑。只要让咱当官,你说是让咱牺牲自尊,牺牲灵魂,都没关系,官可以让咱拥有一切。于是乎,中国社会就成了一个人人想当官,人人都愿意当官,人人以当官为荣的社会。

可是,人们越迷信官,就会越屈服于权力,这样的一个逻辑,恐怕很多人没有去仔细想。虽然道理是那么浅显而又易懂,官的位置越高,民的位置越低;官手中的权力越大,民手中的权利就越小。当高官可以生杀予夺百姓的时候,百姓就只有被官生杀予夺的命。可是你要知道,在一个社会中,官永远是少数,而民永远是多数,所以你越是迷信官,越是崇拜官,自己的权利和尊严被剥夺越是干干净净。中国人的官瘾不仅体现在当官的官瘾上,而且体现在迷信官的官瘾上。似乎做一切事情都要听官的,也只能听官的,自己是不可以做主的。如果自己胆敢做官的主,那就叫犯上。犯上之后紧跟着是什么?作乱。犯上作乱,杀头之罪啊,诛灭九族啊,所以中国人就慢慢变越来越屈服于官。


当然,统治者为了加强被统治者的这种文化心理,为了让国民性中有越来越多的官瘾,也采取了很多措施。比如说,在清朝时就明文规定,就算你老百姓有冤屈了,就算是你的田产、你的土地、你的房屋、你的孩子被官员抢走了、霸占了,你也不可以聚集起人来向官投诉,否则,那就是犯上作乱。斩!

历史上就记载过这样一个故事,苏州的一个读书人,因为实在是看不了苏州的那些米商囤积居奇,让老百姓在高高的米价之下无以聊生,于是他自己绑了自己的胳膊,到大堂之上找清官为民做主。米商囤积居奇这件本身,对于官员来说是要打击的事情。打击谁?当然是打击米商了,你囤积居奇让老百姓饿肚子,扰乱市场秩序,这怎么可以呢?然而,皇帝的批示是什么呢?皇帝批示说,你一个读书人,敢因此而请愿,还代表老百姓,你要干吗?你要树立自己的威望啊!你觉得你才是天下生民之主啊。有了你这样的风吹草动,下一步是不是就要纠集起人来,来灭我的官,夺我的位呢?于是,被惩罚的就是这一个替民上访的老书生。

你看,对于官,清朝就制定了这种规矩,这该有多大的权威。那么,这种权威也就进一步让中国人的国民性中出现了奴性,不管有什么情况,都要逆来顺受,宁死也不打官司。这种观念,从清朝一直延续到现在。你看看,有多少老百姓宁死也不与官作对;再看看我们身边的那些令人无比感叹而又绝望的故事,虽然法律明确规定民可以告官,但是真正告赢官的又有几个呢?反之,因为告官而被打击报复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又有多少。我们只需要看大片大片的拆迁,大片大片的土地被征用,有多少失地者起诉再起诉,一败再败。所以,现在的官的位置依然是高高在上,而公民的权利依然是低低在下。也正是因为这样,进而刺激人们的官瘾是越来越大,让中国人的国民性中对于官有了越来越深的迷信。

想当官,就是不信法律,只信官。官的一个批条,顶得上一部沉甸甸的宪法;官的一个电话,顶得上法庭上法官庄严的法槌。有多少人,背井离乡,为了实现自己的诉求而去上访。上访找谁?不就是找官嘛。找比欺压自己的官更大的官,以官压官,以官制官,以官服官嘛。然而,他们何尝想过,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循环到最终,就是专制的力量越来越强,官的一言胜过国家法律的九鼎。如此发展下去,法不成法,天理不成天理,那么,中国社会又将会走向哪一步呢?所以,当我们考察中国历史,看整个中国历史中,中国人的国民性中官瘾越来越重的时候,它一定和专制越来越强这个轨迹是重合的。换句话说,中国人的官瘾越大,统治中国人的专制手段就越强。这样一种恶性循环,就造成今天的中国依然没有实现我们所追求的民主政治。无论是权威主义还是威权主义,它体现出来的都是“官主义”,官说了算,官才是一言九鼎。

这种官瘾的发展,让中国的国民性真正开始堕落,也让中国人的灵魂真正开始腐烂。人们不相信什么天理,不相信什么人伦,也不相信什么法律和道德,而只相信官。求官、当官,终其一生都是在官的道路上行走,可是这条路却越走越窄,越走越窄,最后终于走上悬崖绝路。这就是我们中国人国民性中的官瘾。这种官瘾到了官的身上,自然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既然我是官,那么我就只对官负责,我的官帽是官给的,所以我不可能对民负责任。由此,无论是历史上的那些由于权力的过度被滥用导致的悲剧,还是现在的权力被滥用导致的悲剧,莫不为中国人画出了一个像,那就是醒着的时候去求官,睡着做梦的时候去当官。


所谓“黄粱一梦”,不就是一个当官的梦嘛。可是,我在这里想告诉大家的是,什么时候我们的官瘾不除,什么时候我们就只能生活在专制空气的雾霾中。反之,什么时候我们没有了官瘾,转而崇尚公民权利,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够真正实现自由的呼吸。这种自由呼吸不只是体现在权利的自由呼吸上,也同样体现在环境的自由呼吸上。在由阿里巴巴主办的绿行侠的公益项目中,我就曾经做过一次讲演,那次讲演的主题就叫做“环境有多脏,政治就有多脏”或者说“政治有多脏,环境就有多脏”,二者之间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那么,在本期节目中,我就想说,我们的官瘾有多大,我们生活中的雾霾之气就有多重。反之,我们的官瘾有多轻,我们的天就有多蓝。

所以,让我们真的开始觉醒吧,不要以为官才是我们的主宰。错了,我们自己才是自己命运的主宰。我们来到了这个世界,我们创造这个世界,我们建设这个世界,不是为了让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官去剥夺我们的权利,而是为了让每一个人都能够成为公民,为了让那些官在公民的监督之下,只能够“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如果当官不为民做主,那你就回家卖红薯。

这就是本期的《保印说国民性》。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中国人的贞操观      下一篇 >> 中国人的贞操观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CAOTV观点保真

曹保印,CAOTV创办人兼主持人,知名作家,《新京报》传媒研究院总监、《新京报传媒研究》执行主编,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兼任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30家媒体特约评论员。《中国法庭》《微言大义》《名人面对面》等节目主持人。著有《直击中国教育底线》《左手历史 右手现实》等近40部作品, 中国十大最有影响力新闻评论员,曾荣获冰心儿童文学奖图书奖。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